当前位置:改换门楣搞笑特殊的职业
特殊的职业
2022-05-13

现在就业难,那些有点前科的人就更难找工作了。这不有个叫小张的年轻人,因为斗殴闹事被关进去过,出来后便一直找不到工作。

这天,职介所打来一个电话,说有个短期工作,问他做不做。小张早已等红了眼睛,忙说:“当然做。”

职介所的人约了他下午去面试,还关照一句:最好穿得横一点。

小张放下电话很迷惑,有文化,肯吃苦这类要求我都听过,这家怎么会要横一点呢?所以他琢磨半天还是翻出最体面的一套衣服穿上了。

雇主是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,他打量小张一下,失望地说:“不够横。”

本来小张因为有前科,求职到处碰壁,心中就有很多不满。他心说: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凯蒂猫!这么想着,他脱掉西服,光着膀子露出密密麻麻的文身,当真是左青龙,右白虎。小张眉毛一挑,眼睛一瞪,活脱脱一个黑社会啊。

小伙子见状,眉开眼笑道:“好,没看出来你是道上的。我雇你了,一天一百,事成之后还有奖金!”

小张松了口气,问说:“说了半天,到底什么工作啊?”

小伙子说:“我妈被医院治死了,我让医院赔钱,可我亲戚朋友少,闹不起来,所以要找个横点的人代表我去跟医院谈判。”

小张立刻拍胸脯表示一切包在自己身上。他想:人被医院治死了,医院是应该负责任,自己这么做,也算替天行道啊。

第二天,小张便拿上资料出发了。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医院大门,把衣服一脱,露出文身,双手高举老太太的遗像往地上一坐,声嘶力竭喊了起来:“娘啊,你死得冤啊!”

这一嗓子果然吸引了来来往往的人。小张一看观众云集,来了精神,口若悬河说了起来:“各位父老乡亲,我妈让医院给治死了,可怜老太太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喂养大,教我学知识,教我学文化,就因为脑袋有点迷糊,医院就让开刀,一刀就给开死了!他们不是医院,是屠宰场啊!这些人不是医生,是屠夫啊!”

小张正喊得起劲,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走出来,对小张说:“这位先生,您是谁的儿子?” 小张说:“我是陈桂兰的儿子……的全权代表,你们把人治死了,得赔钱!”

白大褂说:“请到办公室来谈吧。” 小张见效果达到了,拍拍屁股起来,跟着白大褂进了办公室。

激战

白大褂拿出一堆片子和病例,给小张解释起来:“我是陈桂兰的主治医师,陈桂兰得的是脑瘤,如果不及时治疗,随时可能脑出血,导致瘫痪甚至死亡。另外是否进行手术,我们是征求了患者家属意见的,这里有他的签字,手术的风险也在文件上做了详细的介绍。”

小张是有备而来的,怎会被几句话打发了?他理直气壮地说:“这些我们老百姓都不懂,我们只知道没开刀前老太太就有点头疼,一开刀就死了。你说文件上有签字,卖保险的也都有签字,新闻里还说是诈骗呢。再说了,我们签字是让你们救人,不是让你们杀人!”

白大褂没有办法,只能问他:“那你是什么意见呢?”

小张按小伙子的说法提出,医院必须赔偿三十万,否则免谈。

白大褂摇着头说:“不可能,陈桂兰是正常死亡,不属于医疗事故。你们可以请医疗主管部门审查,也可以请其它医疗机构鉴定。”

白大褂说的小张也听不懂,他放下几句狠话,便回去向自己的雇主报告。

小伙子听小张建议自己去做医疗事故鉴定,连连摇头说:“要能通过鉴定拿到钱,我还找你?”

小张不解地说:“咱们是有理的啊,鉴定完了拿钱不是很正常吗?”

小伙子恼火地说:“我早就咨询过,这种情况不属于医疗事故,真鉴定医院肯定没责任。”

小张听了,不由重新审视起眼前的小伙子。

只见小伙子撇撇嘴,说:“你没听过‘要想富,做手术,做完手术告大夫’吗?医院这地方,就是大闹大给,小闹小给,不闹不给。你想想,这城里这么多医院,人家干吗非到这里看病?他们怕事闹大了,甭管谁的责任,都会给钱的。”

小张想不到小伙子是这样打算的。他心说:我也是走过码头闯过江湖的,你可比我厉害多了。

隔天,小张又去了医院。上次他理直气壮,这次理不直,气自然也有点不壮了。不过他心说: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。何况小伙子说了,要到赔款,会给自己奖金。

这回,小张为了争取主动,一到医院就举起遗像,这次还弄了个条幅,上面写着“庸医杀人”几个大字。

来往的患者有的已经认识小张了,一见他这身行头,都围了过来,小张刚要发表演说,上次那个白大褂已经冲过来了,他说:“有事你冲我来,别无理取闹,影响医院!”

小张便指着白大褂:“就是这个庸医,把老太太开刀开死了。”白大褂也急了,伸手去抢小张的竹竿,小张拿出当年走江湖的功夫,抡起竹竿耍了一套棍法,果然虎虎生风,围观的人还有鼓掌叫好的。

小张心里得意,收住招式一抱拳:“各位父老乡亲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一眼看见白大褂躺在地上,额头出血,眼镜也打碎了。有热心的患者赶紧去查看,并打电话报警。

小张顿时清醒过来,他只是想吓唬吓唬白大褂,谁知道不小心真伤了人。他以前就因为冲动打人蹲了班房,如今莫不是又要“二进宫”?想到这里,小张撒腿便跑。

下岗

小张惊慌失措,没跑出大门,却钻进了医院大楼。他心里琢磨着脱身之道。忽然,小张看见一个科室的门开着,里面没人,门边挂着件医生制服。他灵机一动,套上制服戴上口罩,低着头向外走。

这招果然灵,来来往往的人都以为他是医生,没人注意他。眼看就要走出医院大院了,忽然一头撞在一个人的胸前。

小张一直低头疾走,这一撞着实不轻。他头晕眼花,刚要破口大骂,忽然被他撞的人“咦”了一声,把小张揪住说:“陈明,没错,就是这小子!老爷子就是死在他手上的!”

小张心说:这是从何说起?他一低头,发现制服胸前有个名牌—主任医师陈明。小张刚要解释,已经被这大汉死死揪住:“小子,你害死我爹,给钱还是给命?”

小张慌不择言道:“不是我,不是我。”

大汉身后围过来几个人,一起叫嚣着:“就是陈明做的手术,他敢抵赖,揍他,揍完再找院长!”

小张百口莫辩,被一群人拳打脚踢。一群医生看见了小张穿着制服,以为他是同事,便冲过来解围。这时先前接到报警的警察也赶到了,那群人指着小张说:“我们是来维权的,他害死我爸爸,还死不认账!”

这时,头上缠着绷带的白大褂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。他对警察说:“他不是陈明,是我的一个患者家属。”

一个目睹一切的小护士愤愤地说:“他和这帮人一样,也是来闹事的。”

警察听了,便要把小张一块儿带回警局。

小张垂头丧气刚要走,白大褂说:“警察先生,我就擦破点皮,没什么事。他可是伤得不轻,让我帮他处理一下,别感染了。”

警察见白大褂不追究,也就算了。小张被白大褂带进诊室,此时的小张灰头土脸全身是伤,真是毫无还手之力了。他看着白大褂拿出一样样的东西,感觉自己像坐在白公馆老虎凳上的烈士一样,不知道白大褂要趁机怎么收拾自己。

没想到白大褂的手法很轻柔,三下两下把小张的伤口洗干净,上药,包扎好。看着小张不解的样子,白大褂笑了笑说:“我父亲也是在手术中去世的。那时我在念高中,恨透了动手术的医生,还到医院打了他。等我也当了一名医生,我才知道,医生是人,不是神。当我回头再去找被我打过的医生,他已经死在了病人家属的尖刀下。医生是个饱受争议的职业,但是我不后悔,我会坚持到底。”

从医院出来后,小张找到了小伙子,把经过说了一遍,最后把工钱还给了他。

小伙子见状,惊讶不已,他说:“你被打了,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啊,这个造型不用来闹事太浪费了!”

小张认真地说道:“都像你这样,医生还敢给人看病?哥们,有事别怕事,没事别惹事。咱一起找点正经事情做,别总想走歪门邪道,行吗?”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

改换门楣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